盆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盆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之落英成冢见面-【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15:17 阅读: 来源:盆景厂家

叶楚凡站在阮君悦家楼下,见她已将手机关机,抬头望望那个亮着灯的小屋,嘴角微勾。

阮君悦在洗澡,刚洗一半,听见客厅里有响声,着实吓一跳,赶紧关了淋浴,随手捞了浴巾裹身上,手里捏着半截折断了带尖头的牙刷。

她想,如果真有贼进了屋,家伙就得先备着,以防不时之需。

不过想来这贼也忒大胆,这是八楼,居然如此不要命的爬进来,那么好吧,就让他有来无回。

阮君悦轻轻转动卫生间的门锁,开出一条缝,将眼睛凑上去,朝客厅四处瞄瞄。

见没什么异常,只是阳台上的窗子不知何时打开了,风卷着纱帘发出阵阵呼呼声。

阮君悦一怔,她记得回来后没开窗啊?

再一嗅,更觉不对,分明有烟味。顿时心中警铃大作。

真有人?全身戒备起。

身后一道颀长身影将她的表情全数看了去,憋不住都快笑出声了。

阮君悦察觉到身后空气异常,蓦然回头,见叶楚凡正立在身后,双手抱怀,一脸好笑地望着她。

“你……怎么进来的?”

阮君悦惊诧地起结巴。

叶楚凡指指窗子,阮君悦越发难以置信。

他是超人吗,这可是八楼呐!

跑到窗前一看,见底下停着几辆消防车,其中一辆正在收起吊,嘴角连连暗抽。

真不知这人是怎么说动消防队的,居然替他干这种翻墙入户苟且事。

见她起了疑,叶楚凡不紧不慢地开口说:“别怪他们!他们只是公事公办!”

“那你都对他们说了些什么?”

阮君悦好奇。

“我说,我老婆闭门在家割腕自杀,再不进去,怕要出人命了!”

“切!你才自杀呢!叶楚凡,你不知道虚报假案是犯法的吗?”

“我没有啊!你明明气得想死,又把我关在门外,我能不急吗?”叶楚凡摊摊手无奈地说。

“无赖!”阮君悦没好气地。

这是她家,又不是他家!他凭什么这么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

叶楚凡不置可否,大步上前,将她拥进怀。嗅着她身上清新的沐浴露香,认真说:“悦悦,明天是爹地的生日,你得跟我去上海”

阮君悦身躯一僵。

这阵子她忙得事多,差点又将这事忘了,好在老爷子的礼物她早已准备好。

只是如今乐乐走了,她跟着去免不了要被他们家的人羞辱一番,况且还有几天就满一个月,她与叶楚凡也该分道扬镳了。这个时候将自己扯进去,也太不明智了。

“不去!礼物我已备好,你自己带去吧!”

阮君悦说时推开叶楚凡,从柜里拿出一只包装好的高尔夫球杆。

“我不知道买什么?料想你爸喜欢打高尔夫,所以就买了个球杆。你若觉不合适,现在去买还来得及!”

叶楚凡笑了笑:“你的礼物很独特!爹地他会喜欢的!”

叶楚凡步过来接过球杆瞧了瞧,继而又说:“你为什么不去?怕他们?”

叶楚凡故意用话激她。

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阮君悦会有装鸵鸟的一天,这让他看得好不习惯。

“我……才不怕!只是……觉得不合适!你还是带Amy去吧!”

叶楚凡情绪瞬间低落,微微垂下头,抚了抚鼻子说:“我跟Amy不是你想的那样!”

阮君悦笑了笑:“你们怎样,跟我有什么关系?”

说时转身进了洗浴间,有意避开这个话题。

她的澡才洗一半,自然要接着洗。

叶楚凡眸光溜转,快步跟了去。

她见他跟来,将门一合,却在门要合上那会被叶楚凡用手撑住。

“阮君悦,你想前功尽弃,我没有意见!可你要想好,都忍了二十多天了,就差这最后几天,不坚持到底实在可惜!”

叶楚凡的话如把刀子插在她心头,眸光一涩,不由觉得心里堵得难受,咬咬唇皮无奈说:“那……好吧!”

叶楚凡暗自偷笑。

很好,他又一次成功地征服了她!

趁她走神间,手一推,人已入门,继而动手解起钮扣。

“啊!你干什么?”

阮君悦回神,他已脱得差不多,只剩一条小内内。

健硕的身躯映着氤氲迷迷的灯光,泛出晶莹玉石般的光泽,如清晨枝叶上的含露,清冽迷人。迷离的眼神,带着一股蛊惑,让她想起动漫里那长着翅膀翩飞的森林妖精。

妖魅摄魂,而又让人移不开眼。

阮君悦的心怦怦乱跳。

男人喜欢女人的柔媚,同样女人也喜欢男人的健硕和俊逸。

脸烫得如火烤,待她回神,手已情不自禁地抚上对方的胸膛。此时正用指尖一点点勾勒那坚实刚毅的线条。

“轰”拍死她吧!

阮君悦慌忙收回手,不料手已被叶楚凡按在胸膛上。

他的大掌包裹着她柔弱无骨的小手,那么自然,那么和谐,仿若他们从来不曾挣脱分离过。

她穿得不多,浴巾里空空的,他脱了不少,快要见底。

一旦坦诚相对,鼻息变得极为急促。

接下来的一幕,想不出有多旖旎。(咳!和谐中自己去想象)

醒来时,天已大亮。阮君悦用手肘捅了下睡得迷糊的叶楚凡。

“起床了!不是说要去上海的?”

“额!差点忘了!”

叶楚凡抚头,精力虚脱,还真不是个事,昨晚似乎是她主动的。

一时心情大好,好几次瞧着她偷笑。

两人匆匆收拾一番。

下楼时,叶楚凡的司机早已在车旁等候。

“总裁!夫人!请!”那司机有礼貌地替二人打开车门。

阮君悦听闻“夫人“二字,耳根一抽,嘴张翕几下,想解释,却被叶楚见塞进了车,顺手倒了杯煮好的拿铁给她。

“给,不加糖的!”

阮君悦接过咖啡愣愣望着他。

什么时候他开始关心她的喜好了?

不知是喜还是怒,情不自禁地抿上一口,发觉这咖啡相当的苦,苦得她肠胃痉挛,继而想吐。

见她面色不好,一副想吐的,赶紧唤司机停车。

车刚停稳,阮君悦就冲了出去,弯着腰吐了个精光,直至将早饭全部吐出,这才觉得舒服些。

她开始发誓再也不喝拿铁了,真得好苦。

刚想到这,似乎又闻到了拿铁的味道,不免又是一阵翻涌。

阮君悦这才发觉事情有些不对,算了算自己的月事,过了一个月都不止,不免有些惊慌。

不会这么赶巧,这个时候老天与她玩措手不及了!

探险家手记

创世仙缘

烽火攻城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