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盆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混合组网重塑电信格局

发布时间:2020-06-29 17:22:38 阅读: 来源:盆景厂家

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分别激情拥抱了TDD、FDD,而中国联通(600050,股吧)持有3G时代的优势,“混合组网”开放后,电信新格局波诡云谲。(更多独家财经新闻,请加微信号cbn-yicai)

未来一年成为4G网络替代3G关键,三大运营商将逐渐在融合中有所侧重,技术基因、新的营销策略都有可能重塑市场。另外,4G频段—这张不应忽视的牌,也有可能成为竞争中关键一环。

在《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参加的一次论坛上,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副院长刘多建议,“研究为我国LTE分配700MHz等优质频谱的可行性。”“频谱越低,覆盖用户所需建的基站越少,可以减少成本。”电信观察人士、飞象网CEO项立刚接受记者采访表示。

中国电信局面尴尬

2013年底,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均获得了LTE TDD牌照。不过,真正发力建设TDD网络的是中国移动一家,联通和电信都在观望。同时,联通和电信在多个场合呼吁国家发放LTE FDD牌照。

事实上,FDD网络已在国外运行多年。根据GSA统计,截至2014年5月底,全球共有107个国家和地区开通300个LTE商用网络,预计2014年底全球LTE商用网络规模将超过350个。而截至目前,只有24个国家开通36个LTE TDD网络,其中13个为TDD/FDD融合网络。

6月末,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激情宣布了工信部允许在我国开展“混合组网试验”的消息,我国正式进入TDD/FDD时代。

对于中国电信而言,其在3G时代采用的CDMA网络,已失去UMB的技术延伸,向4G演进中止。某种程度上,背水一战的中国电信对工信部形成了压力。

地方电信的一名负责人曾经告诉项立刚,获得TDD牌照后,该地电信建设的基站中,数千个都是FDD,而TDD基站只有几十个。项立刚认为,这种情况应该较为普遍,“就等着政府开这个口,政府说你可以干了,马上它就可以干起来了。”

“混合组网是在去年发放4G牌照(TDD)的时候就明确的态度。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发展TD,电信联通根据混合组网情况决定是否发放FDD牌照,到现在态度没有变化,只不过到现在才给电信、联通下了混合组网文件。”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告诉记者。

项立刚表示,“混合组网”其实是“FDD试商用”一种委婉提法,“工信部担负很多责任,比如支持民族经济、产业创新,有很多方面的义务和要求。但又要考虑到电信、联通的需求。”

“中国移动在获得牌照前,实际上已经建立了20万基站,这个是相当大一个优势。中国联通WCDMA可以升级演进,速度实际是相当快的,至少在短期内可以满足其他用户的需要,联通在4G上也投了足够的资金。中国电信面临的局面实际上更为尴尬。”付亮说。

低频段成竞争关键

3G时代,联通、电信分别以WCDMA、CDMA2000取得了技术、市场优势。由于使用了速度与WCDMA最高相差15倍的TD-SCDMA,中国移动失去往日荣光。不过由于在2G之前积累的优势,中国移动在体量、用户数方面仍未落后。混合组网后,三大运营商面临新的竞争环境。

首先,网速的差距已经拉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采用TDD、FDD后,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网速差距从TD-SCDMA、WCDMA时期的15倍,缩小到了现在的30%。FDD理论上最高速度可达到300Mbps(37.5MB/s),而TDD最高理论速度也达到220Mbps(27.5MB/s),在现有使用下,用户几乎感觉不到差别,“正常我们跑到2M的速度就能够看高清视频了。”项立刚告诉记者。

不过,由于FDD与TDD在频谱上有差距,导致运营商成本会有差异,频谱越低,覆盖一定范围需要的基站数量将越少,所需投入的成本也就越少。

根据GSA统计,截至2014年4月底,全球288个LTE商用网络中有43%的网络部署于1800MHz频段,覆盖包括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德国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约有2%和8.3%的网络部署于1900MHz和AWS频段。

不过也有低频段4G网络。据GSA统计,大约16%的LTE网络部署于700MHz频段,主要广泛部署于LTE发展较为成熟的北美地区;800MHz频谱上主要集中在欧洲、亚洲和中东亚地区;900MHz频段仅仅部署于澳大利亚和捷克等少数国家的LTE网络中;

部署于2.6GHz频段上的LTE商用网络LTE商用网络也有有26.7%。

项立刚介绍,我国FDD使用的频段是1800MHZ,而TDD则使用了2500、2600MHZ。目前,700MHZ及以下频段主要在广电、科研机构手中,“108.9MHZ,一个基站就能覆盖全北京。“如果给TDD发700M频率,可能(中国移动)就会更占优势。”

“至于将更低的频段用到4G上,碰到两个问题。一个是如何平衡三大运营商间的关系,第二是更低的频段分布在其他机构,至于能否拿出来有一定难度。”付亮说,三大运营商历史上2G、3G时代自己也积累了自己的较低频段,“运营商可以考虑将自己的2G、3G频段优化调整,将剩余的频段拿出来去做4G。运营商也在做这方面考虑。”

(责任编辑:HT002)

成都会议会展公司

成都设备租赁公司

成都公关活动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