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盆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门猫眼上的人影[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3:59:35 阅读: 来源:盆景厂家

“咚~~咚!!”这个声音又来了,蕾蕾慢慢起身,往门口移动,这个上楼声越加的清晰。

当蕾蕾的耳朵贴在门上的时候,咚咚的声音不见了,蕾蕾瘫坐在地上,用手颤抖地擦了擦脑门流下的汗滴。

蕾蕾是一名就读于本市名牌大学的大四学生,由于家在外地,自己在这个城市有无亲无靠,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高薪高待遇的公司,但是又离学校很远,所以蕾蕾就在实习公司周围租了一个便宜的公寓。

租到这个公寓的时候,还是蕾蕾实习认识的一个同事介绍的,一年才2000块钱,已经是很低的房费了,所以蕾蕾丝毫没有犹豫就租下了。

但是往往就是这样,最便宜的房源总是有一些原因的,因为公寓里面曾经死过一个男人,听说是小偷入室抢劫给杀了。但是即使是这样这个公寓住的人也是很多的,毕竟房费低才是真理。

蕾蕾站起来颤抖地把灯给打开了,顿时90平米的房子有了光亮,蕾蕾借着灯光回到自己卧室,两眼瞪着看房顶,想着这个上楼声音都持续一个星期了,而最为诡异的事情就是声音到蕾蕾的门口就停了。

不知不觉蕾蕾就进入了梦乡,等再醒来就是早上七点半了。

蕾蕾急忙洗漱拿起自己包就往外面跑,一个楼道的王姐也正好出门,看到嘴里叼着面包片的蕾蕾,高声说:“蕾蕾!哎呀!又起晚了吧,看看你这。”

这个公寓一个楼层总共有三户,王姐是蕾蕾来之前就在住的一位老住户。再说王姐一星期都没有回公寓了。

蕾蕾看着王姐惊呼到:“王姐!你这一个星期都上哪了?怎么没看到你?”

王姐哈哈一笑,拿起门口的垃圾袋说:“哎,我这不是回老家了,我儿子回家了,我顺便回去给他看看功课。”

蕾蕾往王姐身边凑了一下说:“王姐昨晚你就回来了?”

王姐点点头,蕾蕾继续说:“你昨晚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就是上楼的声音?”

王姐努力的回想,哈哈一笑说道:“没有呀,哎,昨晚可能是我,我八点多钟回来了。”

蕾蕾看了一下时间,赶紧走了对着王姐说:“王姐,晚上回来说,我要迟到了。”说完就往外跑。

王姐在后面叫着:“哎呀!慢点呀!”

蕾蕾上了一天班都在想晚上的事情,王姐说是自己昨晚回来的上楼声音,可是蕾蕾觉得不是,毕竟王姐是晚上八点多回来的,可是声音是后半夜一两点钟传出来的。

一天的时间也很快,蕾蕾下班回到自己公寓率先找王姐去了,可是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回应。于是蕾蕾的目光转移到了另一个住户门上,这个住户蕾蕾住进来至今为止,也不知道里面住的什么人,跟不用说见过这个人。

蕾蕾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于是愁眉苦脸的回到了自己屋子。不大一会,外面有声音,蕾蕾连忙跑到防盗门的门口,然后往猫眼里面看了一眼,本身就不宽敞的楼道,顿时在蕾蕾眼睛里面,有近了许多,而且狭小的楼道根本没有光亮。

蕾蕾明明听到有声音,可是丝毫没有任何人的人影,想到这里蕾蕾伸回脖子,紧皱着眉头,努力思索着,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再次把眼睛对向猫眼,可是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猫眼里面,还没等蕾蕾看清男人的相貌,那个人就猛然朝着蕾蕾的猫眼看了过来,本身就有放大镜作用的猫眼,顿时被男人带有血丝的眼睛充满。蕾蕾吓坏了,坐在门口的地上,忙拍着自己胸脯,给自己加油打气。

蕾蕾的屋子里面安静的就剩下表针走动的声音,蕾蕾额头出现了好多细密的汗珠,她觉得刚才一定是幻觉,自己这次再看一遍一定不会看到那个人。

蕾蕾哆嗦着慢慢起身,紧紧握住拳头,朝着猫眼再次靠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到楼道恢复光亮,也没有刚才看到的那个人。

就在蕾蕾思索之间,一连串急促的敲门声再次来袭,蕾蕾尖叫了一声,往自己的我是里面跑了过去。但是敲门声还是没有间断的传来。

蕾蕾用颤抖的声音冲着门外的喊了一声:“谁~~谁啊!!”可是门外除了敲门声,却没有人回话。

蕾蕾顿时想到了刚来公寓的时候,住户们互相议论那个被抢劫杀死的男人,死了之后的一星期才被发现,都说是那个男人被发现的时候,尸体都腐烂了,由于窗户没有关,所以招来很多苍蝇和虫子。话说当时给男人收尸的法医都吐了两三次。

蕾蕾把床上的被子紧紧蒙在头上,恐怕在看到那个男人,蕾蕾嘴里念叨着:“不是我,不是我杀了你,你别找我~~呜呜~~我就是一个学生~~呜呜~~”

蕾蕾再次听到脚步声,而且越发的走进,蕾蕾被吓哭了,紧紧攥着被子说:“你别找我!!!”

脚步声越来越近,只感觉到有人拉自己的被子,蕾蕾紧紧攥着被子不撒手,最后还是没有拽过那个人。蕾蕾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但是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蕾蕾,你这大晚上做什么呢?怎么还蒙个被子,不怕憋坏呀!”

蕾蕾正看眼睛,一看是拿着沙拉的王姐,眼泪决堤了。王姐连忙询问,蕾蕾把自己看到的全都告诉了王姐,没想到王姐却笑着说:“没事,不是鬼,是你旁边的住户,一个老头子,平常不爱出来,只有早上锻炼一小时,又回屋就不出来了。”

蕾蕾连忙摇着头说:“不是老头!”是呀,他看到的明明是一个中年男人怎么会是老头。

王姐安抚这蕾蕾说:“是不是最近有什么压力呀,你别多想了,旁边那个老头是一个退役的电工,刚才楼道灯就是他修好的,人还是不错的。”

蕾蕾刚才看猫眼的时候,确实那会的楼道里面的灯没有光亮了,可能真的是自己看错了。蕾蕾又问:“王姐,你怎么进来的?还有刚才你没在家吗?”

王姐吃了手里的沙拉一口说:“刚才我一直在屋里面呀,昨晚沙拉,我倒垃圾看你门没关,我就回屋给你端了沙拉过来。”

蕾蕾狐疑的重复着:“我门没关?”

王姐点点头说:“是啊!行了,你别多想了,快吃点水果,我屋里面还炖着鸡汤呢,我先回去了。”说完拍了拍蕾蕾,就走了。

屋里面又剩下蕾蕾一个人了,蕾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回想着:难道我敲王姐的门,他切水果没有听到吗?而且我跑卧室的时候,我记得门我明明是关着的,一直没有开过呀。

想的问题太多了,蕾蕾太累了,于是躺在床上,都不敢下床,连灯都没有关,不大一会,就进入梦乡。

半夜,蕾蕾感觉脸上有东西滴到了自己的脸上,凉凉的。蕾蕾擦了一下脸,睁开眼睛,看到房顶倒挂着一个男人,正在对着自己哭。蕾蕾连忙起身,往床上的床头柜边上蜷缩起来。

那个男人看到蕾蕾醒了,哭声更加凄惨,整间屋子里面仿佛充满悲伤一样,更加的诡异。

蕾蕾把头埋在自己膝盖,哆嗦着,她现在很害怕,两腿没有力气。等哭声不大一会就没有了,但是外面上楼的“咚咚~~”声音又传来了。

蕾蕾慢慢把头抬起来,刚才那个男人不见了。蕾蕾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她拿出电话看了一眼,居然没有信号。

蕾蕾身上汗毛都立起来了,他认为自己的死期这就到了。于是闭上眼睛,等待着那个上楼的人进来。

蕾蕾听到断断续续的有人跟自己说话,蕾蕾睁开眼睛,那个男人就在自己面前。蕾蕾当时就哭着说:“大哥啊!你要我的命,你就拿过去吧,你别吓我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找上我!!呜呜~~~”

男人很平稳的说:“我死得好惨呀!!”

蕾蕾继续哭着说:“那~~你是让我帮你报仇吗?我跟你无冤无仇的,我可以帮你。”

男人随即对着蕾蕾阐述了自己的死因,原来这个男人不是抢劫和偷东西的人杀的,是他媳妇和情夫杀死的。当天他像平常一样去上班,但是到了公司发现自己 U盘,忘带了,根本没有办法继续工作。于是就在他到家中,就看到了屋子地上满是狼藉的衣服,到了卧室看到了自己的媳妇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躺在自己的床上。他气坏了,他跟情夫打了起来,他媳妇无意之中拿了刀子给了他一刀。当时的他并没有死,但是媳妇觉得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拿着刀子在他身上乱扎,直到最后一点气息都没有了。

他的媳妇最后怕事情败露,带着自己的情夫远走他乡。坏人就是这样,夜夜不能睡个好觉。他的媳妇怕他变成冤鬼回来不肯放过自己。在临走之前,找了一个野道士,拿着他的生辰八字,换取了一个巫蛊之物,因为这个巫蛊之物,男人的灵魂得不到投胎,只能困在这个公寓里面。

在蕾蕾询问这个男人之后,得知巫蛊之物就在这个楼层的楼梯地板下面的夹层,因为野道士说只有这样才能让人踩在他的身上,让他不得自由。男人就用半夜传音的方式,让住户认为楼梯坏了,重新按个楼梯,可是住户却没人理睬“坏的楼梯”,更不用说发现楼梯夹层中的巫蛊之物。

蕾蕾决定帮这个男人之后,在第二天早上,就去了楼梯,果不其然,找到了一个小人,身上有个纸条,身上扎的全都是针。再根据男人的叙述,蕾蕾帮男人找到了凶器,给公安局采取了指纹。

男人的媳妇和情夫也因为杀人和包庇罪被抓了起来。

蕾蕾从那天开始就再也没有听到半夜上楼梯的声音。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