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盆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半个世纪的谋杀-【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57:20 阅读: 来源:盆景厂家

她临闭上眼的那一刻,他曾经用手去触摸过她的手。她的手瘦小、僵硬,像一截枯萎的树枝。就在他触摸到的一瞬间,她瘦骨嶙峋的手指忽然活动起来了,颤了几颤,一下子握紧他的手。有几秒种工夫,她目光有神,嘴唇微微翕动着,似乎最后还想给他交代点什么。但是还没有等到他俯下身子,她眼里的亮光倏忽间就熄灭了。

屋子里挤满了人,人群里响起呜咽的哭声。在一片哭泣声中有人接过他手中的拐杖,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他,把他搀扶到了另一间屋子里的床上。进进出出的人们在院子里制造出一片悲伤和忙乱的声音。他一躺到床上就像个婴儿一样不声不响地闭上了眼睛。虽说再过两个月该满八十岁了,但他总希望自己突然间能返老还童,能像婴儿一样无所事事地、恬静地睡上一觉。这永远都是个奢望,尤其是在她去世的这天,一桩旧有的仇恨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冲进脑子,甚至都淹没了对她猝然离世的眷恋。越走到生命的尽头,他越发难以遏止那桩陪伴了他半个世纪的仇恨。他明白她的心思,她临闭上眼睛仍不放心,仍担心他会在身后毁了她一世的好名声。但是他不行,村里的全文德半个世纪前欠下的他们夫妻的那笔旧账,他必须在自己有生之年给了结了。

他躺在床上眼皮频频抖动的时候,围在身边的子女都以为那是过分悲伤所致,神情紧张地注视着他。她这一生最大的功劳就是为他养了一大群儿女,儿女们是从她身上抽出来的树枝,这会儿枝叶茂盛地环绕在他身边,他感到既欣慰又充实。忍受了大半生的屈辱,换来的是眼前的满堂儿孙,想想也够划算的。如果他当年不听她的劝告,在四十六年前就杀了全文德,那么她活不到七十五岁的高寿,自己眼下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孝子贤孙了。一想到这些他就高兴地笑了起来,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离世时的壮观与辉煌,眉毛和胡子一起在笑声中颤动着。他的样子吓坏了身边的人们,他们手忙脚乱地给他捶胸脯,捶脊背,毕竟,谁都不愿意眼看着家里一天就倒下去两位老人。他能理解他们的担忧。他笑了一阵就吃力地睁开眼,告诉他们说,你们都去忙吧,我不想死,也死不了,你们的娘辛苦了一辈子,好好先去安顿她吧!

全文德是在她安葬的先一天来到家里的。八十四岁的全文德大概以为岁月把一切都磨灭了,或者是,半个世纪前的那桩事儿在他衰退的记忆中早就淡忘了。他摇摇晃晃地来到家中,尽管喉咙里塞满了浓痰,仍然站在院子里大声地说着话,给他的儿女们叮嘱着丧礼上一些不容疏漏的细节。他说完话就咳嗽,大口大口的痰吐到院子里的墙上和地上,把他的家沾污得肮脏不堪。他真担心全文德这个老贼也去看她华丽的坟墓。她的坟墓是用上好的砖和琉璃瓦砌就的。他肮脏的痰液不但会弄脏坟地周围的黄土和青草,那些崭新的砖和光亮的琉璃瓦也一定会被他沾污得不成样子。全文德没有敢走进他的屋子。当然,他也没有打算在她还没有入土的时候就和他掰开脸皮。他不像老伴那样做事瞻前顾后,但是为了顾全儿女们脸面,即便要收拾他,也需要阴谋和策略,四十六年前的那件事提起来毕竟是让人羞于启口的。透过门帘的缝隙,他看见全文德老朽不堪地站在院子的台阶上,他的鼻子仍是老鹰一样的鼻子,下巴是土匪一样的下巴,只是身躯弯得厉害,从侧面看起来像一把月牙形的镰刀。

前后不到一个星期时间,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从这个世界上就消失了。尽管他一直闭着眼躺在床上,还是能感觉到她的丧事办得隆重而体面。他不是个喜欢铺张的人,如果这是他自己的丧事,他一定会设法出面阻止的。但是对于她,他觉得多么隆重的丧礼都不过分,她完全有资格享受这种身后的哀荣。在她去世前后的这段日子,他基本上是在床上度过的。在床上躺了许多天,夜晚都能听见身上的骨骼松弛的咯吱声。再这样躺下去身子该不听使唤了,说不定哪天也像她一样一闭眼睛就过去了。那可不行,那不是便宜了全文德那个老贼!她在世的时候要照顾她的面子,不能让她七老八十了头上还顶着个黑锅。如今她走了,自己也是满八十岁的人了,再不了结那桩事该没时间了。

过完她的丧事,村外的苞谷已经长到有半人高。他早晚去村外转悠的时候,广阔的田野让他心里感到一阵悲哀。田野仍然是生机勃勃的田野,他却再也不能像年轻时一样生龙活虎般在野外跳腾了。身体像一台闲置了多年的打麦机或者磨面机,零件锈成一团,胳膊腿上的关节都要锈死,如果没有一根拐杖支撑,不要说行走,站也站不稳当。漫长的一生想起来似乎只是一眨眼,一眨眼工夫,说老就老了。他拼着力气在田野上行走着,让胳膊腿尽量地伸展开来。他必须抓紧时间活动自己的筋骨,要不然仇人全文德就是站在面前,他也会拿他没办法。

他是第三天黄昏走上田野的时候,忽然就遇见全文德的。他本来没有打算这么快就遇见全文德,他认为自己的准备还很不充分,可这天黄昏偏偏在一条小路和他遇上了。全文德像一只行进在田野上的螃蟹,背对着他,缓慢地在前边不远处挪动着细碎的脚步。机会来得有点突然,他骤然间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黄昏的田野上空旷无人,倒是个实施自己计划的好机会。他挥动拐杖使劲向前追去,边追心里还一个劲告诫自己说,千万不能像二十年前一样叫撞到枪口上的鸟再给飞了。

全文德佝偻着腰,毫无觉察地走在两旁长满苞谷杆的小路上,他弯曲的身体犹如一棵即将倾倒的树,脑袋都快碰上苞谷伸向路边的枝叶了。

他现在和全文德之间的距离,要在年轻的时候要不了十几步就能跨到。但是他眼下把拐杖稍微抡得快了一点,两条腿就酸软得直想跪在地上。他用拐杖敲打自己的腿,他年轻的时候对付偷懒的牲口就用的这个办法。但一点用也没有,他的腿仿佛长在别人身上,任凭他怎么敲打依旧半天向前挪动不了几步。他嘴里恶狠狠地骂着自己,骂自己没出息,一生中最大的仇人就在前面,自己却磨磨蹭蹭显得一点血性都没有。他急得浑身发抖,握着拐杖的手都快要飞了,像一只跳来跳去的麻雀。全文德单薄的身子被田野上的风托着,飘飘荡荡,向前越飘越远。看着越走越远的全文德,他怄气地把拐杖扔到了地上。

二十年前的那个夏天,他曾经就这样白白丧失了一次良机。那一年隔着一条渠岸,他看见全文德坐在渠岸边的一棵树荫下打盹,提着镰刀就从麦地里朝他奔过去。当时正是正午时分,割麦子的人大都回家去吃午饭了。附近的麦地里,只有他和自己的女人,女人在他身后半畛地的地方捆扎麦捆子。他提着镰刀走过麦田,走上渠岸,就在离全文德不到十米的时候,因为激动,心慌得快要从胸口跳出来了。那是老天爷多年来给他的最好的一次机会,他当时想就是让心脏像蚂蚱一样从胸口蹦出来,摔到地上,也不能轻易放过这次机会。离全文德剩下不到五米了,成功和他之间只隔了一条不大不小的水渠。他纵身一跳,不顾一切朝渠的对岸扑了过去。就在那个时候意外发生了。无数次跳跃过的一条小渠,在那天却因为他过分紧张,刚一抬脚就失足掉进了渠里。记得他落水的扑通声把全文德惊得从草帽上蹦了起来。他看见露出水面的镰刀和他布满血丝的双眼,二话没说抓起屁股下的草帽逃跑了。是女人把他从水渠里拉上岸来的。她在那个倒霉的夏天的中午,把一把明晃晃的镰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她说,你杀了他,就等于把我的屁股叫全世界人都看一遍,我也就不活了;我死了倒不要紧,我们的孩子以后还怎么活人呀!那是一次非常糟糕的谋杀。因为那次谋杀全文德后来几十年里都不敢和他单独相处。而且就是在那次以后,他信誓旦旦地向女人保证,只要她活着一天,他就不会再向全文德下手了。

他现在坐在路边的地垄上,有气无力地看着远处的全文德,看着他活蹦乱跳地在眼皮底下晃荡。有几分钟时间,田野上的一个机井房挡住了他的视线。他一时间心急如焚,以为他又一次发现了他的阴谋,从机井房东边的田野上要溜走了。等到他吃力地从地上欠起身子,全文德又出现了。他从机井房的左侧拐了弯,脚步又挪上了水渠边的小路。

干枯发亮的野草铺在水渠又细又窄的岸上。一片低洼地里长出的苞谷杆的梢头,冒出了渠岸的边缘。一看见那片茂密的庄稼他马上咬牙切齿起来,多年的屈辱一骨脑儿全涌上来了。在他年老的这些年里,田野上好些地方都变得陌生了,土地和关于土地的记忆都十分淡漠了。但是那片土地他却时刻也忘不了。那是全文德的福地,是全文德的荣光,自己的女人就是在那片地里被全文德糟蹋了的。那里从前不像现在长着苞谷,以前,它曾经是是生产队的果园。在那个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年月里,不知是哪个王八羔子的主意,竟然把这里开辟成一个奢侈的果园。自己的女人就是在那个果园里,被全文德抹掉裤子的。

全文德倒背着双手,正行走在当年的果园边上。他尽管摇摇晃晃,看起来随时都会跌倒,但此刻背着手走在那片土地上的样子,还有些当年气宇轩昂的架势。

他恨不得飞到他跟前去,一拳把他的鹰钩鼻子打得歪向一边。一生中经历过的窝心事也不算少,但没有被那件事更叫他窝心。女人是什么,是自己自留地上的庄稼,是自己一个人的粮食,竟然不明不白叫外人咬了一口,这让他死不瞑目。一股怒气憋在胸膛,他竭力想从地上爬起来,但是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他恼怒地用手指掐着自己的大腿,遮盖了一层云翳的眼睛差点要急出眼泪了。

他忽然惊讶地发现,全文德在水渠边走着走着,走过那片土地,站到了渠岸边上的一棵树下。他身子往前倾了倾,腿似乎实在迈不动了,朝天上打了个哈欠,靠着树身坐了下来。他像二十多年前那样靠着一棵树坐了下来,为了让自己坐得舒服一点,还伸出手在路边抓了一把蒿草代替当年的草帽垫在屁股底下。

一阵秋风从田野上吹过来,把满地的苞谷叶子吹得哗哗作响。看着坐在树下的全文德,他捂着嘴巴咯咯咯就笑了,笑得腮帮子发疼。这才叫天不绝人呢!世界上的事情最终都会有个结局,全文德的结局虽然推迟了几十年,但是依然离不开水渠边上的一棵树。他一高兴,浑身的筋骨一时间也舒展开了,身上一阵轻松。太阳已经落山了,灰蒙蒙的暮霭罩上了田野。他现在不用着急了,他有的是时间,全文德看来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嘛!他不慌不忙地把拐杖从地上拣起来,再把它直立在地面上,身子往上一挺,整个人就很顺当地顺着拐杖爬起来了。

他开始悄无声息地向全文德靠近。鸟雀已经归巢,田野上纵横交错的小路上,一个人影也看不见,身后村庄里升起的袅袅炊烟,和暮色近乎连成一片了。这真是一个神知鬼不觉的黄昏。一切都是全文德自找的,是他死期将近了。他一边舞动拐杖向树下走去,心里一边思谋着该用什么方法来整治他。他不得不承认,生命中残留的一点精力再也不能让他像年轻时一样风风火火朝他扑过去了。但是他心里的仇恨并没有比年轻时减弱,仇恨像陈年老酒一样浓烈得直呛鼻子。

坐在树下的全文德已经老得一塌糊涂,看起来如同一堆虚飘飘的柴草。有几次他把肩膀蹭在树身上,试图想站起来,但不久就放弃了这个念头。他一定是在田野上走得累了、困了,睡意突然之间袭来,令他措手不及,脑袋不久就歪向了一边。

为了不惊动全文德,从机井房一拐过弯,他就特意离开了小路,从苞谷田里向树背后抄过去。他没有想到穿越苞谷田会消耗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苞谷的叶子像绊马索一样绊住他颤颤微微的腿,他手里的拐杖一插进松软的土里半天就拔不出来。他本来心里已经筹划好了,一走到树背后就乘他不备来个恶虎扑食,骑在他身上,用愤怒的拳头在他的脑壳上使劲地打,直到他鼻口流血、两眼翻白为止。但是一个人体力不济的时候,脑子再怎么灵光都无济于事。他好不容易穿过苞谷地走到树下,可一到树下,就浑身乏力地坐到了地上。

他的喘气声像一架轰鸣的飞机,把周围的尘土都快要掀得飞扬起来。全文德却似乎一点也没有察觉,肩膀僵硬地靠在树身上,既听不见他的呼吸声,也听不见他嗓子里嘶哑的痰鸣声。

他坐在地上急促地喘着气,大部分时间呼出的气总比吸进来的气要多,胸口像砧了一块石头。想把往昔的精气神坐等回来是不可能了,胸闷稍稍减轻一点,他一手扶着树,一手扶着拐杖,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他盯着全文德的脑袋,他的脑袋如蔫葫芦一样吊在他眼皮底下。他用尽全力把手里的拐杖朝他脑袋上抡去,可拐杖没有举过头顶,就乏力地落了下来,软绵绵地落到了全文德肩膀上。他知道自己的想法落空了,他已经没有力气挥动拐杖了。为了把充斥的胸口的怒气发泄出来,他换了一种方式,扶在树上对着全文德叫骂起来。

全文德,你这个老贼!你为了一个苹果就霸占了我的女人,我今天非要了你的老命不可!

他嘴里叫骂着,心里仍不甘心,一只手摇着拐杖向全文德的脖子底下伸去。他揣测他一听到他的声音就会吓得屁滚尿流,屁股也立时会从树根上蹦起来。他要用拐杖把他的脖子钩住,不能让他轻易就能逃脱。但是全文德一定是被吓傻了,既没有回过头来看他,也没有像他想像的那样抱头鼠窜。他的脑袋像一块沉重的枕木,拐杖非但拨弄不动,反倒被他死死地压在了下巴底下。

赤龙之吼下载

万象彩票

龙之谷2手游

相关阅读